您现在的位置:2020开奖直播现场 > 园丁风采 > 名师工作室 > 许富华 > 正文内容

特别观察疫情之下的普通人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4-12 浏览次数:

   “现在所有人都身处疫情中,对事情的发生发展有切身感受和很强的共鸣,这是难得的创作机会。

   ”在他看来,无论歌颂、评议,或说大事、或说小事,创作中有共鸣是难得的,于是向团队的伙伴们倡议“拿起笔来创作”。

   “闭关”至今,在他的带动下,这伙年轻人先后写了十六七篇作品,其中以相声居多,也不乏金钱板(四川等地的一个曲艺曲种)等地方特色鲜明的作品。 他们通过在家中录音,把作品制成音频发出来,“隔空”为听众送去抚慰和笑声。 越是艰难的时刻,人们越能明白安定、平和与快乐的珍贵。

   生活回到正轨尚需时日,除了鼓励团队创作以外,田海龙一方面着手为演员们寻求渡过难关的出路,另一方面考虑着以可能的形式复工。

   2月14日,哈哈曲艺社在“荔枝”做了一期演出直播,七八万人观看,在线观看人数峰值六千余人,收到打赏七八千元,虽然收入与日常演出存在差距,但在疫情好转之前不失为一种自救的办法。 由于曲艺演出讲究现场观感和面对面互动,直播通常很难成为根植剧场的曲艺等艺术门类的主要演出形式。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考验中,田海龙和他的团队拿起手中的笔书写所见所闻所感、开启线上平台直播、录制有声书形式的相声……这些点滴的尝试和努力也为他们自己留下了一段难忘的“战疫”经验。 在杭州市规划局工作的小野年前回到了四川资阳老家,当时新冠肺炎疫情已经相当严重。

   整个假期小野都在家里窝着,基本没有出过门。 他一边关注疫情的变化,一边思考着年后复工的问题。

   随着疫情越发严峻,小野推迟了回杭州的日期,直到在家过完元宵节。 回到杭州,他按照单位的安排,在家边隔离边办公。

   “城市规划的专业性很强,其实挺适合居家办公。

   ”谈起这段生活,小野说,“居家办公对我们专业影响不大,唯一的问题是需要现场沟通,每周如果能见面沟通一两次就更好了,当然这在现在还不可能”。 除了完成平日的工作,小野在家还看了一些之前因为工作繁忙没时间看的书和电影。 他觉得这个春节假期被无限拉长了,时间特别充裕。

   与此同时,他也表示,自己的充实是建立在疫区工作者们的无私奉献上,这让他心里觉得相当愧疚和感激。

   对卡罗来说,疫情期间他真的是无事可做——因为他是理发师。

   春节前夕正是他忙到马不停蹄的时候。 一天就要接待数十位顾客,有时候甚至忙到后半夜,没有时间吃饭喝水。 本想着过节可以歇一歇,没想到这一歇就是遥遥无期,迄今依然没有复工的消息。 他调侃,如果理发店一直不开业,大街小巷会涌现出很多“杀马特”发型的人来。 2月初,卡罗曾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关于疫情特殊时期美容美发店停止营业的抖音截图,图下面写着“感觉要失业的样子!慌了!”疫情给卡罗的生活带来了改变,原本年后回京的发展计划被彻底打乱。

   在老家,他每天都会关心疫情的发展,还会在手机上提醒北京的顾客关注最新疫情的发布。 现在,他只希望能早点复工赚钱,毕竟还要面临生存的压力。

   “自己目前的状态还算可以,但周围需要还房贷车贷的人的压力更大”。 2月24日是农历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往年,很多人都会选择在这一天理发,图个吉利,这一天也是理发师们最繁忙的时候,而如今大家只能各自在家,等待复工那一天的到来。

   有平静,有忧愁,更多的是期待黎小禾应该是假期后最早一批复工的人。 按照国务院要求统一延长三天假期后,在大年初十(2月3日)她和同事们就回到了工作岗位。

   黎小禾在某大型银行上班,“对这么早复工,一开始大家心里多少有点不安,但是单位在考勤制度和消毒防护等方面采取了很多措施,大家也就渐渐进入了状态。

   ”黎小禾说,过年期间,单位就进行了全面消毒,通过微信报告监测员工及其家属身体状况,对需要居家隔离观察的对象采取了严格隔离要求。 为了保障现场办公人员的安全,单位还给每个部门发放口罩、酒精等防护用品。 复工并不是所有人同时恢复现场办公,为了防止人群集聚,各个部门采取轮值制度,每天安排一个人在办公室处理紧急事务,其余成员居家办公。

   “办公楼里比较空荡,办业务的人少,部门和部门之间是独立办公室,大家基本上是一人一个房间在工作。 即使是排队领餐时,相互间也很有默契地前后相隔一两米。 ”黎小禾说,单位食堂依旧提供早午餐,但不提供食用场地,采取打包方式,在单位院子露天轮流发放。

   黎小禾的工作内容包括金融风险监测等,目前她大致能恢复工作内容,需要暂时搁置的工作上级部门也都放宽了时限,需要统一开会决定的事项都采取了分头汇报、收集意见的方式完成。 “目前金融行业发布了许多举措,与其他行业一起共克时艰,如宽限受疫情影响企业的还款日期,给在一线抗击疫情的医疗用品生产企业提供贷款等。 还有一些跨国交易需要特事特办的,比如说在国外购买口罩等医疗用品,银行也提供了相应的优待举措。 ”黎小禾对记者说。 由于疫情,人们大多待在家里,减少出行的同时也减少了消费,这对购物、餐饮、旅游、娱乐等人员流动行业来说无疑是一场“寒冬”,不少小型私人企业甚至中型连锁品牌都面临着资金短缺、现金流断裂等现实问题。 在一家国有大型购物中心管理岗位就职的郑先生告诉记者,两个月以来,商场营业额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近50%,“保守估计肯定还会有降幅”,郑先生对短期内企业发展形势并不看好。 自疫情开始后,郑先生所在的购物中心从最初的照常上班,到实行各人员轮值制度,各楼层各部门分发消毒液、口罩、清洁工具,保证为百姓提供正常服务同时,加强企业防疫管理。 由于各厂商以及导购人员多来自京外省市,返京时间登记、隔离情况汇总、突发事项上报等事无巨细的工作成为购物中心疫情期间运转的首要任务。 郑先生每隔两天去单位值班,平时在家也没断了各种大小会议和通知,“由于工作需要,建了几个微信群云办公,根据变化灵活调整规定,掌握企业销售与人员流动情况。

   ”由于网络传播的便捷,杨十一丝毫没有因为疫情减缓工作,他反倒要琢磨在教学上怎么广开门路吸引学生。 作为北京一所高中的语文老师,从2月17号开始,他要在网上给自己班的学生们上课。 他今年带高二,比高三情况好一些,但还是影响了原本的学习进度。 根据北京市教委规定,远程教学期间不讲新课内容,主要以复习巩固和讲评寒假作业为主。 原本这个学期要讲高二下学期的新内容,现在教学进度相当于推迟了半个月。 不过杨十一还是很乐观,“巩固有巩固的好处,学生可以学得更扎实。 ”。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